相关新闻
结构性存款降温 多家银行“压量控价”防资金套利
2020-06-11

此前一度创新高的结构性存款将减速了。近日,有报道称,银保监会本周窗口指导部分股份行,要求于今年年底前,将结构性存款的规模压降至上年末的三分之二。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了解到,个别结构性存款规模较大的股份行确已收到窗口指导,“目前,行内正按照监管要求进行压降。”某股份行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道。而压降结构性存款规模的目的,主要是打击此前市场上兴起的利用结构性存款进行资金套利的行为。

结构性存款“压量控价”

今年前4个月,结构性存款迎来显著增长。据统计,截至4月末,全国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约12.14万亿元,较去年末增加约2.54万亿元,再创历史新高。但如今,在严监管下,结构性存款业务或将遭遇降温。

第一财经记者获悉,在5月末,就有大行收到关于结构性存款的窗口指导。“当时一些银行的结构性存款产品被点名,主要涉及的是合规问题,监管认为存在‘假结构’,被要求整改。”某大行交易银行部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道。

上述人士还对记者称,和股份行这次遭遇的窗口指导不同,彼时监管并没有直接给出量的指标。“但要求整改后,银行都会比较谨慎,比如在收益率方面,可能没那么高了,量自然也就涨不上去。”

随后,6月4日,据媒体报道,监管近期对部分银行进行窗口指导,要求银行对结构性存款“压量控价”,打击利用结构性存款进行资金套利的行为。同时,监管部门还要求严格监测资金流向,防止企业获得低息贷款后转存结构性存款进行套利。

6月9日,又有消息称,银保监会对部分银行下达了具体的压降指标,窗口指导部分大中型银行,要求规范结构性存款管理,继续压降结构性存款规模,在9月30日前压降至年初规模,在12月31日前压降至年初规模的三分之二。

“事实上,之前行内就要求支行报备结构性存款需求,后来通知要压降这类产品的规模,期限偏向短期。”某股份行分行对公人士向记者透露。

但并非所有的银行都要按照窗口指导的规定进行,有业内人士表示,上述窗口指导主要还是针对结构性规模较大的银行,以打击资金套利。

那么银行在收紧结构性存款后,会有何影响?华创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周冠南表示,若仅考虑中小银行单位结构性存款压降至去年末的三分之二,则压降规模达到2.87万亿元,略小于2017年全年同业理财压降规模。

更进一步来讲,部分主要依靠结构性存款维持资产负债经营的银行可能面临结构性缩表情况,从而在流动性监管指标达标上承压,需要通过其他负债资金对结构性存款进行替代,比如加强存款留存和发行同业存单等方式补充资金缺口。

不过,周冠南提及,目前窗口指导范围未知,具体压降规模在总量上的体现仍需观察。“但整体优化存款结构的监管方向较为明确,存款或在银行体系内转移,部分满足结构性存款新规的银行或仍然会使用相关工具进行合规揽储。”

严打资金套利

事实上,对于结构性存款的严控由来已久,起初主要是打击“假结构”以约束银行高息揽储行为,而此轮的管控则缘于对资金套利的整顿。今年以来,随着市场资金利率的下行,企业套利之风再起,进而推动了结构性存款的大增,特别是对公结构性存款。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4月末,大型银行和中小银行单位结构性存款余额分别为17966.21亿和56311.73亿元,分别环比增长6.65%和9.52%。而近期,监管频频提及打击资金套利,比如北京银保监局局长李明肖日前就称,通过排查,部分企业存在购买金额相近的理财和结构性存款进行资金“套利”等情况,接下来将严查重罚信贷资金挪用、套利行为,确保信贷资金真正流向实体经济领域。

由此,结构性存款被“波及”,此轮管控也主要聚焦于对公结构性存款。通常而言,企业进行套利的模式是,资金端一方,通过发债、银行信贷、票据贴现等方式获得较低利率的债务资金;资产端一方,投向收益率较高的银行理财产品或者是结构性存款以赚取差价。

比如,目前部分大企业的短贷与结构性存款产品的价差可能高达150个基点;部分中小企业的流贷和票据,与结构性存款产品的价差可能也有100个基点。以票据为例,记者获悉,企业套利通常是通过国股银票来操作,目前国股银票转贴现利率在2.4%上下,由此推测,直贴利率是在2.55%左右,那么与预期最高收益为4.5%左右的结构性存款存在约200个基点的套利空间。

前述大行交易银行部相关负责人也对第一财经表示,“当前市场上最为常见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企业通过银行开具银行承兑汇票,尤其是一些有额度的企业,连保证金也不用交,开完票后迅速拿去贴现,票据贴现利率与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利率挂钩,年初以来一直在走低,而且还有溢价的空间,企业贴现后再去买结构性存款,以此可赚取价差。”

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不完全统计(主要包括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近期(6月1日~7日)发行的结构性存款平均预期最高收益率为4.27%,环比下降28个基点,平均期限为144天。其中,国有银行结构性存款平均预期最高收益率为3.55%,股份制银行平均预期最高收益率为4.83%。

不过,在周冠南看来,压降结构性存款仅是压降企业投资收益约束套利行为的手段之一。这是由于,制约企业套利的关键在于压降企业投资收益,其本质是约束银行违规“高息揽储”的行为,而在监管不严格的情况下,银行依然会通过“拼团存款”等方式进行“高息揽储”,因此约束资金套利,更重要的是规范银行的存款利率定价机制。

另外,还有观点提及,由于企业缺乏实际资金需求,结构性存款套利空间的消失,一定程度上将拖累融资需求。江海证券就分析称,在投资意愿不足的背景下,一旦结构性存款受到约束,叠加监管对企业套利行为进行打击,实体企业对信贷的需求可能也会随之受到影响,未来信贷和社融或将面临一定的回落压力。

对此,前述大行交易银行部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真正的融资需求是企业出于经营性的信贷需求,这也是政策一直鼓励去满足的,而非为了套利进行的信贷行为,两者有着本质区别。“监管的逻辑在于,如果银行将有限的资金投入到套利体系中,那么就没有多余的资金去扶持那些更应该支持的企业主体,毕竟当前市场上还有大量的实体企业需要贷款。”该人士称。


来源:和讯网  作者: 段思宇



Copyright © 2020 SMARTBAM.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4318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