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泸州老窖1.5亿存款丢失案终审 农行两支行被判担责60%
2020-03-27

事件回顾


  第一回  2014年
  泸州老窖在中国农业银行长沙迎新支行存了一笔钱,到期后却被银行告知:账户上没有这笔钱。泸州老窖提起诉讼


  第二回  2019年
  一审判决,对于不能追回的损失,由迎新支行承担40%的赔偿责任,红星支行承担20%的赔偿责任,其余损失由泸州老窖自行承担。泸州老窖不服,提起上诉


  最终回  2020年
  泸州老窖发布重大诉讼进展公告,公司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这一案件的《民事判决书》,维持原判,该判决为终审判决


  虽然“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但是离奇的“泸州老窖1.5亿存款神秘失踪案”迎来了大结局。3月24日,泸州老窖发布重大诉讼进展公告,公司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这一案件的《民事判决书》,维持原判,该判决为终审判决。

  也就是说,这1.5亿“神秘失踪”的存款中未追回的1.3亿元,仍需泸州老窖自己承担40%的责任,也就是5200万元。此外,记者注意到,泸州老窖又在近日发行15亿债券用于技改囤酒。2020年已到,比起存款神秘失踪,泸州老窖能否完成重回白酒前三的目标,或许会更受资本市场关注。

未偿所愿

1.5亿仅收回2000余万  剩余损失自行承担40%


  这起匪夷所思的案件要追溯到2014年。彼时,泸州老窖在农行存了一笔钱,但钱到期时,却被银行告知:账户上没有这笔钱。这起“1.5亿元存款神秘失踪事件”不仅令白酒行业愕然,也震惊了整个资本市场。

  2014年10月,泸州老窖发布公告:公司发现,在中国农业银行长沙迎新支行存的1.5亿元存款,取不出来了。具体而言,根据与农行长沙迎新支行的协议,该企业在2013年4月先后4次向公司的账号汇入2亿元。存款到期后,第一笔5000万的存款和利息都被该企业收回。但剩下的1.5亿元存款到期后的第二天,公司财务人员在转款时却被农行迎新支行告知:公司账户上没有这笔钱,不能按时划转。

  彼时,泸州老窖决定将就此提起诉讼。5年以后的2019年5月,泸州老窖收到湖南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长沙存款案”一审《民事判决书》。判决书称,长沙存款案涉案金额为1.49425亿元,对于泸州老窖通过刑事执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损失,由迎新支行承担40%的赔偿责任,中国农业银行长沙红星支行承担20%的赔偿责任,其余损失由泸州老窖自行承担。泸州老窖表示不服,并提起上诉。不过根据3月24日披露的公告,泸州老窖并没有如愿以偿,“已收回长沙存款案涉及合同纠纷款项2023.99万元。”还是需要承担剩下的40%的损失。


“丢钱”过程

祸起“资源互换”  袁剑鸣扮演“双面间谍”


  2019年5月,伴随主犯袁剑鸣的一审判决书的公布,这笔“神秘失踪”的1.5亿存款消失过程逐渐清晰起来。追溯到2012年,整个白酒市场销量下滑,酒企想要将库存的酒都卖出去,银行想要拿到大笔存款。在这样的背景下,酒企和银行的“资源互换”应运而生。简单来说,就是酒企将钱存入银行,而银行则以团购价格拿到酒后,帮酒企卖酒。泸州老窖也实施了“资源交换,助力营销”方案,先后将2亿的现金“存入银行”。

  然而,2012年10月,了解到“资源交换”业务的袁剑鸣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可以在定期存款期限内将这些大笔款项挪作他用。随后,他使用了一些“电视剧都不敢演”的“双面间谍”手段,让泸州老窖以为这笔1.5亿元的存款存在了银行。

  具体操作流程如下:步骤一,2013年4月份,袁剑鸣安排张某1、陈某1冒充农行迎新支行员工,上门到泸州老窖帮助其开户,并签订了《协定存款协议》,获取了该企业相关开户印鉴模板及开户资料;步骤二,安排罗某、张某1拿着根据上述模板伪造的资料,以泸州老窖的名义到迎新支行进行开户;步骤三,袁剑鸣安排人员使用密码支付器、加盖了伪造的泸州老窖公司财务印章的取款凭证,将存款取出。

  在这中间,罗某、张某1所持的该企业资料不完全,不符合开户和网上银行条件。不过,经彼时的行长郑某的帮助,通过“特事特办”程序开通账户及网上银行。为了感谢行长郑某的帮助,袁剑鸣向郑某送了200万元现金,以及一辆20多万的雪佛兰汽车。也就是说,袁剑鸣作为中间方,分别冒充银行人员和该企业签订了合同,冒充该企业和银行签了合同,并且伪造了银行出具的存款证明书、签字和印鉴。而实际上,钱存了以后迅速被取出来,被袁剑鸣挪为他用。

  经过了3次这样的操作,袁剑鸣伙同陈某1、张某1等人获取该企业资金共计2亿元。2014年,存款到期,这一操作案发。2018年2月,潜逃在曼谷的袁剑鸣被逮捕。


痛定思痛

存钱有可能取不回来  泸州老窖募集资金存酒


  根据终审判决,两家涉事的中国农业银行支行仍需承担60%的赔偿责任,其余损失仍由泸州老窖自行承担。泸州老窖方面表示,“截至3月24日,已收回长沙存款案涉及合同纠纷款项2023.99万元。”也就是说,剩下5200万左右的损失需要泸州老窖自行承担。在公告中,泸州老窖说“对公司本期利润或后期利润无重大影响。”

  2016-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泸州老窖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86.27亿元、103.95亿元、130.55亿元和114.7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57亿元、25.58亿元、34.86亿元和37.96亿元。2019年三季报显示,泸州老窖初期现金及等价物余额,共有93.66亿元。这样来看,5200万确实对利润“无重大影响”了。

  痛定思痛,存钱有可能取不回来,泸州老窖开始转战存酒。3月12日,泸州老窖发布公告《2020年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表示,拟发行规模不超过15亿元的公司债券。而募集资金的目的就是囤酒。根据公告,募集资金将用于酿酒工程技术改进、黄舣酿酒基地窖池密封装置,以及制曲配套设备购置等项目。

  2015年,刘淼上任泸州老窖董事长之初,就曾多次公开表示,泸州老窖力争“十三五”期间重回白酒行业前三名的目标。与之同时,2015年泸州老窖董事会审议通过酿酒工程技改项目,计划总投资超过74亿元。根据泸州老窖公告,技改一期到2020年完成,将新建7000个窖池,产基酒3.5万吨;二期2025年建设完成后产能将达到基酒10万吨。

  2020年已到,比起存款神秘失踪的案件,泸州老窖能否完成重回白酒前三的目标,或许会更加受到关注。


来源:成都商报



Copyright © 2020 SMARTBAM.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4318号-3